首页 » 心理咨询 » 抗抑郁药到底吃还是不吃

抗抑郁药到底吃还是不吃

发布日期:2020-12-28

浏览:1次


有了病,就要吃药,这似乎是很明显的道理。但是对抑郁症(抑郁症)来说,这个问题就不那么容易了。由于担心抗抑郁药的副作用和不良反应的危险,许多抑郁症患者及家属在面对医生开的药时,心里十分纠结:吃了还是不吃好?假如不吃,情况会更糟吗?食用后会有严重的副作用吗?可以少吃一点吗?另外还有一些病人和家属,甚至临床精神病专家对抗抑郁药的使用也有不同意见。本文将对此问题进行详尽的剖析和探讨。

特别是要纠正不少病人、家属对药物治疗的误解,以及解答病人最关心的几个问题。药品究竟有多大的功劳?许多病人说服用抗抑郁剂后效果不佳,这确实是一种客观现象。我们学校的精神药理研究室主任司天梅教授曾经发表过一组数据:抗抑郁药只对50%的病人有效。但是从侧面来看,仍有50%的抑郁症患者服用抗抑郁药后仍有疗效。因此,很多病人,特别是青少年病人服用药物后,情绪症状明显改善,他们的父母、家人都会很高兴,认为医生开的药确实很有效。

实际上,病人情绪的改善涉及很多因素,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。

首先,抗抑郁药物的药理作用确实会对病人的大脑造成复杂的影响。

例如,抗抑郁剂可以调节神经递质的浓度,或者间接促进海马神经元的再生等等。在生理水平上的这些实际作用可以使病人的情绪得到改善。

其次,抗抑郁药物具有安慰剂效应。

「安慰药效应」是指病人仅因接受药物治疗,便对改善病情抱有很高的期望与希望,使症状改善,而非因药物治疗效果而使症状改善。

简而言之,这可以被理解为一种心理暗示。对抗抑郁剂和安慰剂疗效进行比较的大量研究发现,安慰剂(通常是由糖制成的片剂或维生素片)的疗效并不比真正的抗抑郁剂差多少,而且在一些实验中甚至没有明显的差别。结果表明,抗抑郁药起效确实存在“安慰剂效应”。现在,主流的观点认为,抗抑郁药物的安慰剂效应为40%或更多。一个1998年的研究甚至还发现它有75%的概率,当然,这个数据在现在20多年前就已经存在,可靠性和科学性都存在疑问。

总而言之,尽管国内外精神医学界对抗抑郁药的“安慰剂效应”究竟有多大并没有定论,但毫无疑问,这种效应确实存在,而且其效果也不小。一般情况下,病人对医生、医院和药物治疗的信任和认同程度越高,“安慰剂效应”就越明显。外国学者认为,在过去20年里,抗抑郁药试验中的安慰剂效应提高了14%,而它的推动作用正是药品广告,它在提高患者对药物效果的预期上“功不可没”。

三是患者心理方面无意识受到的积极影响。

许多病人说:“我只是吃药而已,不去找心理咨询师/治疗师啊!实际上,这里所说的“心理方面的积极作用”,并非指心理治疗、心理干预或心理咨询的狭义意义,而是指广义的“心理干预”。例如,孩子患上抑郁症后,大多数父母会减少对孩子施加的压力,在家里的言行举止也会更加谨慎,避免刺激孩子。一些父母也可能意识到他们在家庭教育中的失误,加强自我反思,积极变革和提升,努力营造一个更轻松、更温暖的家庭氛围。另外,孩子的老师、同学和朋友也可以给予他们关爱和照顾。

上述因素都会使患者的社会支持系统得到加强,从而对患者的心理产生积极影响。因此,在上述3个主要因素的共同作用下,病人的情绪得到了明显改善。人的思想本质与情感本质是一致的,这是人类心理活动的基本规律。病人情绪好了,自然就会进入正性思考,容易往正面思考,进入良性循环。即使有些病人也会很高兴,简单的想:我的抑郁症终于痊愈了!因此,从表面上看,病人吃了药后好像恢复了,但实际上并不完全是药物的功劳。

但是现实中,很多父母只看到表面的事实,孩子吃了药后情况有所改善,便以为孩子的病只要交给医生和药物就可以解决,而没有对自己的教育方式进行深刻的反思,这是非常错误的!常常,孩子在随后遭遇到一些负性刺激,心理创伤再次被激活或加重,或孩子的情况好转后,父母再次对孩子施加高压,孩子很容易复发。反复发作对抑郁症患者往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许多患者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并未痊愈,之前的想法是错误的,进而感到希望破灭,陷入绝望。因此,抑郁复发的情况往往比以前更严重,病人甚至会产生强烈的自杀念头。因此,如果患者服用抗抑郁药后,情绪症状明显改善,家长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积极反省、改变和提升自己,改善亲子关系和家庭关系,使药物治疗的效果更稳定,帮助孩子达到真正的康复!

为什麽要用大量的笔墨来详述以上问题呢?就是希望广大患者家属要看到事实背后的真相,不能掉以轻心。并且,在父母有了以上认知前提之后,在了解到有关抗抑郁药的信息后,可以更理性一些。

三种新药有什么影响?

常规抗抑郁药物有单胺氧化酶抑制剂(MAOI)、三环类抗抑郁药物(TCAs)和四环类抗抑郁药物;新型抗抑郁药物有选择性的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(SSRIs)、5-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(SNRIs)、去甲肾上腺素和特异性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(NASSAs)。

现在,临床上主要使用选择性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(SSRIs),也是应用最广泛的。例如,氟西汀、帕罗西汀、舍曲林、西酞普兰、氟伏沙明等都是最常见的SSRIs类药物,被称为抗抑郁药的“五金花”。对于不同药物的特点和原理,这是一个比较专业的临床心理医生必须要掌握的知识,非专业的人大概了解一些就可以了,不必太过深入。但是,近年来有一些最新的抗抑郁药在患者、家属中引起了人们的关注,在这里重点介绍一下。他们是:艾司氯胺酮,阿戈美拉汀,医用大麻。

研究人员发现,随着对生物节律认识的不断深入,生物节律紊乱可能是抑郁症发病的原因之一。调节生物节律成为治疗抑郁症的一种方法。AgoMiratin是其中的代表药物。褪黑素是一种类似于褪黑素的物质,具有抗抑郁,抗焦虑和调节睡眠周期周期节律的作用。将该药与其他抗抑郁剂进行对照研究发现,该药能更快起效,并能更好地促进睡眠,而且副作用更少,药物间的相互作用更小,耐受性好,而且不会出现撤药反应。2014年我国正式批准该药物进入临床应用。因此,阿戈美拉汀对那些生物钟紊乱、失眠问题更为突出的抑郁症患者是一个更好的选择。但现阶段学术界对该药的研究和报道较少,缺乏长期随访及服用后的临床资料,因此临床应用还不够广泛。此外,研究显示阿戈美拉汀有肝毒性风险,有活动性肝病、肝硬化或潜在肝损害风险的抑郁患者应谨慎使用。因此,由于抑郁症患者个体差异较大,到底具体患者能否使用阿戈美拉汀,家属和患者可遵照医生的经验和意见去做。其中,艾司氯胺酮快速抗抑郁作用是近两年的热门话题。美国FDA于2019年3月批准艾司氯胺酮作为一种治疗顽固性抑郁症的快速药物上市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发表了几篇文章来分析它的实际作用和优点。艾司氯胺酮的确能迅速缓解患者的严重抑郁症状,但在临床应用中存在许多局限性。其结构与氯胺酮极为相似,并有镇静、致幻等作用,有成瘾危险。艾司氯胺酮在国外主要用来迅速缓解严重抑郁发作,为常规的长期抗抑郁治疗争取时间。这就是说,病人在服用艾司氯胺酮的时候,还是要服用常规的抗抑郁药,等到后者逐渐起效,艾司氯胺酮就会逐渐减量。另外,艾司氯胺酮必须在合格的医疗机构内,在医务人员的监督下使用,不存在着方便携带,随叫随到,方便快捷的说法。同时,另一种中心兴奋药——大麻也被发现在抗抑郁方面和艾司氯胺酮类似。浙江大学医学院李晓明教授的团队于2019年1月提出了治疗抑郁症的新靶点,并初步验证了“医用大麻可用于治疗抑郁症”的有效性。药用大麻,在药用大麻中最主要的精神活性物质是四氢大麻酚,它也有致瘾作用。因此,艾司氯胺酮在本质上与医用大麻快速抗抑郁作用相似。他们都属于精神刺激类或幻觉刺激类药物,能够迅速改善病人的情绪,为常规的药物和心理治疗争取时间窗口,但是他们不能完全治愈抑郁症。谈到极端点,甲基苯丙胺也是兴奋剂,服用后抑郁的人心情会好起来。

抑郁会因此而痊愈吗?很明显不可能。那只是暂时的掩饰。近来,娱乐性大麻在一些西方国家的合法化引起了激烈的争论。而在我国,氯胺酮和大麻都属于精神药品,监管十分严格。所以,学者们坦率地说:现在把中央兴奋剂作为抗抑郁药使用是盲目的。至少从长期来看,艾司氯胺酮和医用大麻不太可能作为抗抑郁药进入国内的临床应用。即便适用,也有很多问题。

本文出自 昭阳心理之家 ,原文链接:http://xqxinlizixun.net/1152.html 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人为什么会得抑郁症?

人为什么会得抑郁症?

大多数的心理问题,主要是“机能”部分——心理出现障碍,可以不用药物治疗,采取心理咨询治疗。象抑郁这样的,不仅仅是心理功能有问题,而且“结构”部分——生理部分也有问题。治疗结构损伤,仅靠心理咨询肯定是不够的,还需要药物,治疗损伤的生理结构,缓解症状。

2021-01-22

“教室焦虑症”的心理疗法是怎么样的

“教室焦虑症”的心理疗法是怎么样的

对有问题的人进行心理治疗时,建议病人不要服用安眠药,养成正常的作息习惯,适当加强与他人的交往。其实,只要心理治疗者与治疗对象紧密合作,“课堂焦虑症”就不难矫治。

2021-01-03

为什么抑郁如此严重?如何缓解抑郁症

为什么抑郁如此严重?如何缓解抑郁症

抑郁是最容易治愈的精神疾病之一,80%至90%的抑郁症患者最终对治疗反应良好,几乎所有患者的症状都得到了缓解。

2021-01-02

如何调节“节前综合征”的心理状态

如何调节“节前综合征”的心理状态

家庭医生在线心理频道了解到,有些人害怕回家被问及工作问题,害怕回家被唠叨谈对象的事情,害怕因囊中羞涩出手不阔绰被朋友取笑而产生消极情绪,这些情绪会在节前表现出来,造成懈怠和焦虑。

2020-12-14

在线咨询

020-82382600

在线咨询